Archive for 八月, 2012

孤独夜

这么多年,一直守着
日落而息的习惯
与单调的床前月光,相守或者攀谈

都市夜,波光流韵,渐行渐远
甚至,纱窗之外的风
从黄昏开始,亦与我无关

在十四平米,半封闭空间里
我有将近三平米翻来覆去
一平米小篆体的感伤,可以反复丈量

季节,除了棉絮与凉席的更替外
在静静的夜晚,不再有差异
就像隐约回眸的笑脸,自始至终留在春天